首页 > 新闻中心 > 评论 > 正文
百年奥运史上首次延期:东京奥运会路在何方?
更新时间:2020-03-25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新冠肺炎仍在全球肆虐,各行各业都遭遇至暗时刻,体育也未能幸免于难,各大体育赛事或取消,或延期。作为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赛事,2020年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召开牵动着所有人的神经。就在今晚,各方经过近一个月的争论终于达成共识:原计划于今年7月24日至8月9日进行的第三十二届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举办,赛事名称依旧为“东京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

  多方博弈:共识如何达成?

  作为四年一届的盛会,奥运会的影响早已超出了体育领域,牵涉到众多主体和利益相关方:国际奥委会、承办国政府和奥委会、206个国家(地区)、11000名金字塔尖的运动员、转播商、赞助商、新闻媒体等等。因此,共识的达成涉及到多方博弈,牵一发而动全身,绝非易事。

  早在2月26日,国际奥委会委员迪克·庞德就表示,如果三个月后疫情威胁不能消除,东京奥运会可能取消。东京奥委会和国际奥委会随即表示这只是迪克·庞德的个人言论,并在之后的一个月里多次声称东京奥运会将如期举办。如今回过头看,这位曾两度出任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的资深委员还是颇有远见的。

  从日本的角度来说,绝对不希望看到奥运会延期,毕竟他们满怀热情的为此准备了7年,延期办赛带来的经济损失,以及对国民信心、国家形象等造成的打击都是难以接受的。前日本国家队主帅扎切罗尼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坦言:“我太了解日本人了,就算奥运会根本不可能举办,日本人还是会举办,因为他们已经为奥运会准备好了一切,已经为奥运倾尽所有。就算别的国家都希望停办,日本也不会放弃。”

  怀抱这一信念,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日本奥运担当大臣桥本圣子等人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东京奥运会将在7月24日如期开幕。即便延期已是大势所趋,森喜朗仍在23日表示希望能在2020年举行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3月22日之前也一直坚信东京奥运会能够如期成功举办,鼓励全世界运动员继续积极备战奥运会,甚至探讨“是否派一男一女两位旗手共同在开幕式上举旗”这样体现性别平等的细节。

  当然,国际奥委会并非偏袒日本,他们也有自身的考量。比如,如何平衡各国家/地区奥委会的意见、如何与单项体育联合会达成共识、如何避免违背已和转播商、赞助商签订的天价合同、如何消除其他国家后续承办奥运会的后顾之忧……

  其他国家和团体显然没有这么多顾虑,他们做决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一定是本国的抗疫大局和运动员的健康安全。挪威奥委会早在3月20日就建议东京奥运会推迟举行,加拿大奥委会随即声明不会派队参加今年的奥运会,澳大利亚更是直接通知本国运动员备战2021年夏季东京奥运会。不少运动员也持有相同观点,2016年里约奥运会羽毛球女单冠军卡罗琳娜·马琳·马丁就对如期召开奥运会的声音表达了不满:“疫情都这样了,你非要让我接着打,我就放弃卫冕!”

  除了外界的舆论压力,归根结底,还是全球大流行的新冠肺炎迫使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对奥运会的态度发生转变。

  百年奥运史上首次延期办赛

  自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以来的124年间,从未有过奥运会被推迟的先例。只有1916年柏林奥运会、1940年东京奥运会、1944年伦敦奥运会因为一战和二战被取消。

  除此之外,包括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在内的多届奥运会都曾克服政治纷争、经济危机、腐败丑闻等阻力如期召开。同样是面临病毒肆虐,2016年里约奥运会最终也顺利开幕。

  但传染性比SARS强、致死率比流感高的新冠肺炎给全球造成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运动员的训练备战,甚至是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

  如何决定东京奥运会是正常举办、空场举办、延期举办还是取消?国际奥委会早在2月中旬就成立了一支联合特遣队,成员来自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日本和东京政府以及世界卫生组织,每日研判疫情进展。

  然而,和体育赛事赛程、规则的确定性不同,疫情在全球的传播和影响充满不确定,世卫组织难以按照国际奥委会期待的那样给出“确定可靠的声明”。3月11日之前,世卫组织宣称新冠肺炎“可能是历史上第一次可以控制的大流行病”。当天,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具有全球大流行的特征,将其界定从此前的流行病(Epidemic)调整为全球性大流行病(Pandemic)。世界卫生组织上一次宣布全球性大流行病是在2009年甲型H1N1流感暴发时。

  截至23日,世卫组织通报全球确诊病例已经超33万,新冠肺炎大流行呈加速传播趋势:确诊病例增加到10万用了67天,增加到第二个10万用了11天,而增加到第三个10万仅用了4天。毫无疑问,世卫组织对疫情的研判极大地影响了国际奥委会的判断。

  延期只是新开始,东京奥运路在何方?

  延期举办东京奥运会使一个月来的争论尘埃落定,但这只是一个开始,东京奥运之路注定不会是一路坦途。

  举办城市东京首当其冲,最直接的损失就是很多工程项目的违约。位于东京晴海的奥运村原计划会后改建为公寓出售,房屋大约4100套,目前许多房子已经出售。奥运会的主新闻中心和国际广播中心租用的是东京国际展览中心,而这一东京最大展厅明年的租借方已经确定。很多其他比赛场地和酒店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据多家日本媒体推测,东京奥运会推迟举行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为60亿美元,这还只是奥运会本身的损失和推迟一年造成的财政消耗。

  竞技体育有其自身的比赛周期,各体育组织往往据其安排赛事,运动员也随之有节奏、有重点的备战。田径和游泳两个奥运基础大项的世锦赛均将在2021年举行,中国国内还将举办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和全国运动会,再加上延期举办的足球欧锦赛、美洲杯和东京奥运会,如此密集杂糅的赛事安排会给相关筹办工作带来不少挑战,也对运动员的竞技技能和心理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确定延期后,各方还要商定出确切的开幕时间,因为接下来的一系列筹办工作都需要按照新的时间来倒排工期,至少33个奥运项目的全球赛历需要据此调整。

  此外,作为奥运会的两大金融支柱,转播商和赞助商的需求不容小觑。奥运会转播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在2014年以76.5亿美元的高价与国际奥委会将转播协议续约至2032年,目前该机构东京奥运会90%的广告时段均已售罄。东京奥委会官网数据显示,63家日本赞助商已在东京奥运会花费了超过31亿美元,这个数字几乎是北京和伦敦奥运会的3倍,是近两届世界杯足球赛的2倍。延期无疑会给各方带来新的风险与机遇。

  尽管面对很多压力,但延期无疑是当下的最优解。这也契合国际奥委会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最高宗旨:一是保护每个人的身体健康、全力支持疫情防控工作;二是确保运动员的利益和奥林匹克运动的利益不受损害。

  换个角度来看,待全球战胜新冠肺炎后再举办奥运会,无疑更加激动人心。希望到那时,奥运圣火能为历尽劫波的人们点亮希望的微光。(李 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 图文推荐
  • 点击排行